当前位置:欢喜冤家小说网>修真>长生从散修开始> 第八百四十章 知天殿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八百四十章 知天殿(1 / 1)

欢喜冤家言情小说,huanxiyuanjia.com
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「磨剑已完成,距离炼成道兵,便只差最后一步。」

吕仲想到这里,一脸惋惜。

可惜,他不过是金仙,若如今是大罗之境,或许就能够完成,不叫罗浮处于这不上不下,相当尴尬的半道兵状态。

好在半道兵也是道兵。

相较于仙宝,威能有着近乎质的区别。

凭借道兵罗浮,吕仲有种预感,日后纵使是面对太乙玉仙,怕也是有些许的抵抗之力,不至于对方一个念头,就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。

可若换做是大罗金仙,怕还是老样子。

「昔日时候,不成金丹终为蝼蚁,一步步走来,纵使是到了仙界,已是修得金仙之位,依旧还是他人眼中的蝼蚁。」

好在他十分清楚,仙界大罗屈指可数,且同样都有各自的羁绊。只要蝼蚁不闹腾,很难吸引来这些存在的目光。

当然,若是将道环暴露出来......那则是另说。

「罢了,还是继续修炼罢。」

吕仲不再多想,将注意力转移到修为上来。

随着修为步入金仙后期,他也逐渐意识到了一点,那便是走不通的法则之路,其修为增长的方向也会大不相同。

好比时间法则,大抵就是靠的加速。

换成是长春道宫的修士,据说他们极少有缺丹药的时候,只要是能够用丹药解决的事,对此道宫修士而言都不是问题。

其他法则,应该也都是如此。

只不过......

吕仲进到壶中道场,如往日那般将时间流速改变。

「嗯?我的修为......」

他深深皱眉,似乎略有些不敢相信。

「修炼同样的时间,成果却不足百一?」

再三确认,吕仲依旧得出相同结果,不由暗想道:「难道说,以我如今的修为,及法则造诣,已经难以让修为继续飞速精进?」

越想越有可能。

好吧,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。

这也正常。

若是到了金仙后期,修为依旧能突飞猛进,那么黄昏道宫的大罗数目,将会是一个极其骇人的数目,会多到足以碾压其他道宫的程度。

「那么,问题出在哪里?」

吕仲一番绞尽脑汁,也未从记忆中浩如烟海的典籍里,找到相关信息。

估计又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。

我恨知识封锁!

思来想去,他也只能归咎于这点。

「大道虽有三千之数,可终点都是相同的,那便是抵达无上之境――天道,再去寻求更高层次的超脱之道。」

「料想我这时遇到的问题,应该在大罗级势力中,会有解决办法。」

吕仲不用猜都知道,类似办法定是极难获得。

毕竟,那可是大罗金仙!

......

时间一晃,过去半甲子。

一片尘土飞扬的荒原,出现了一支连绵十数里的驼队,好似一条灰色长龙,正迎着呼啸的狂风前进。

中间的一头东麟兽背上,正盘膝坐着一名黑发黑衣修士。

正是吕仲。

此时,他正在远眺前方。

只见极远处山脉巨影层叠,万丈高峰都比比皆是,当真是如怒海波涛一般。不过他的注意力都在山脚平原之上,那里有着一片朦胧的轮廓。

「前方那平原上的,可就是大墟?」

吕仲收回目光,冲身后刚到来的一名中年人问道。

「回前辈,正是大墟。」

中年人微微弓低身子,解释道:「大墟的名字早已不可靠,但建于岚风山脉之下的它,据说以前时常能借助法阵之力,从呼啸的季风中攫取足够多的仙灵气,故而在仙庭还辉煌的时候,这里曾是一片灵气浓郁,极其富饶的天府之地。」

「问题出在季风上?」

吕仲早已经发现,这里只是一处荒原,底下无任何仙脉,仅有一些深层灵脉,按照说是不该发展起庞大的城邦。应是正如对方所言的那般,是外来的仙灵气使得这里变得丰饶富庶,然却也因季风的变化衰败。

「应是前辈您所说的这般。」中年人点了点头,应道。

二人说话间,蓦然有遮天蔽日的巨影从云端降下,却是一只极大的鸟儿,真容笼罩在云气中看不得真切,但它的翼展少说也有万里之巨,每每扇翅皆会带起恐怖风暴,就这般呼啸着,滑翔着掠过地面。

「分界鹏鸟出现了!」

中年人激动叫道,可等他转过身后,发现那位曾庇护了商队一路,让他们能够无惊无险抵达大墟的前辈,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。

另一边,吕仲已是出现在高空中。

他此番来这里,目的还是为了解决修行上的问题。

过去的一段日子里,吕仲一直都在东奔西走,寻找可行的解决办法,然成效并不容乐观,问题依旧还是那个老样子。

倒并非一无所得,而是他打听到消息后,难以将办法得到。

毕竟,那些可都是大罗势力。

吕仲更知道,似这般关乎大道的底蕴,可不是用仙玉能交易得来的,就他目前手上的有价值之物,或许只有道兵罗浮才能够换得。

症结就出在这里。

对方既然占据着实力优势,为何不干脆来个一举两得。

是以吕仲并未作出交易的尝试。

直到他听说「大墟」之名。

在仙界历史上,如黄泉道、自然道这般,成长至近乎道宫规模的势力并不少,大墟的前身天衍宫便是其中之一。

彼时的天衍宫势力之盛,已是及得上半个道宫。

具体的事,吕仲所知也不多。

毕竟都是从故纸堆中找出的,加之还涉及到了不少上古隐秘,内容删删减减,且大半都是谜语之言,解读起来十分困难,不可能借此推出事情全貌。

好在吕仲也无需了解整个事件。

根据典籍中的线索,他推测此处可能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当然,可能性并不高。

吕仲甚至已经做好,赶往下一处地方碰运气的准备。

「来了!」

这时前方的虚空中,蓦然泛起一道道波澜,原本空无一物的此处,这时候忽然显现出一片模糊虚影,可见其与下方大墟十分似。

根据吕仲所知,天空中倒悬的虚影,才是真正的天衍宫所在。

随着鹏鸟继续向前飞掠,天地两处虚影也在飞速变化着,地面虚影逐渐变得凝实,而天空中的大墟则是渐渐变淡,变得几不可见。

可他的目光,却一直在望着高处。

吕仲心中正在不断计算着。

想要进入大墟,办法有且只有一个,那便是乘鹏鸟掠过虚影中间点之际,迅速传送至天上的大墟中。

每隔万年,有且只有一次机会。

吕仲计算之时,还注意到了其他修士的身影。

「看来此地并不止我一人。」

绝大部分修士的注意力,都在地面的大墟上,只有极少数高阶修士,才能注意到

十万丈乃至更高的高空处,同样有着一片虚影。

「五个,也不知是否对手。」

吕仲摇摇头,没有继续想下去,注意力已全部集中。

就在鹏鸟飞跃中间点一刹那,他身上同样有银光一闪,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,化作一道无法捕捉的微光,没入到了天上的大墟中。

「呼呼呼!」

急促气流声,从耳畔划过。

吕仲进来之后,发现自己是在高空处,下方才是大墟。

跟外面所见之景不同,里面的天衍宫竟不见丝毫的破败,无论是葱郁的园林,还是金碧辉煌的大殿,皆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料想。

「天衍......」

据他所知,此道跟因果近似。

或许昔年正是因此,才跟黄金道宫起了冲突。

「事情真相早已经埋没在历史尘埃中,除了当年活到现在的老怪物,又有谁知道,又有几人会在乎呢?」

吕仲左右看了一眼,径直朝天衍宫中央处掠去。

只是才在不远,一道身影如炮弹般砸落,却是这个倒霉的家伙在进入时,不慎触发了此地的残余禁制。

「咚」的一声巨响。

尘柱冲天而起,连地面都颤了几下。

「道友,可否搭把手?」

有苍老声音传来,似乎倒霉蛋不止受到禁制攻击,还遭遇了其他。

吕仲略一想,答应下来。

「也无不可。」

身形一阵闪烁,他来到地面被轰出的坑边,站在边缘朝下方望去,视线穿透尘埃,看到巨坑中央躺着一道熟悉身影。

「令端道友?」

难怪方才我觉得有些耳熟。

「是玉虚道友?」

狼狈的令端,这时也反应了过来。

随后,他只感觉身体一轻,整个人就被拉了起来。

稳稳落地,令端冲吕仲拱手一礼,算是致谢,并道:「让道友见笑了。正如道友所见,这便是那日与深渊接触的后果。」

说话间,他还刻意挽起左袖。

只见那里,赫然已经是一片漆黑,属于深渊的气息洋溢散出,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,迅速侵蚀污染着四周。

此刻吕仲还能感应到,令端的气息时有时无,飘忽不定。

看得此幕,他心中对深渊忌惮更甚了。

「不知道友这次进入大墟所为何事?老道此番进来,乃是为了寻找轻玉花,想要借此解决身上的深渊残留。」令端老道转移话题,并道出来意。

紧接着,他打量了吕仲一眼,面露惊色。

「道友这是......突破了?」

「侥幸而已。」

吕仲胡口说道。

「侥幸?若这也算侥幸,那天底下便没有真正努力的人了。」令端老道心中羡慕,目光略有些复杂,接着又道:「不若这次,我们二人也联手一次如何?就当是老道占了玉虚道友的便宜,之后定会给予补偿。」

在跟吕仲接触过后,令端对面前之人也多了些了解。

大抵上,是值得信任的存在。

若非如此,他也不会提出合作。

「道友莫要急着拒绝,老道此番来大墟,可是提前花了功夫准备。尤其是关于天衍宫,更是掌握了不少外界所不知晓的隐秘。」

听得这话,吕仲并未怀疑。

他早就猜测令端老道,乃是黄金道宫修士。

如今不过是证实了而已。

吕仲略一思忖,决定答应下来。

当然,该有的防备,依旧还是得有。

毕竟两人的关系,远还没有到真正彼此信任的时候。

然就算不当对方是队友,也能获得一个合格的向导,避免自己好似无头苍蝇一般,在没有掌握相关信息的情况下,四处乱撞碰运气。

「接下来,我们该前往何处?」

「道友这是......」令端老道一顿,接着惊喜道:「自然是前往知天殿,那里虽不是天衍宫的核心要地,但也极其重要。相较于跟其他人一般,一窝蜂涌到天衍宫,老道还是觉得知天殿是更好的选择。」

知天殿?

吕仲未听说过此名,可现在不是纠结这点之时,他点头说道:「既然如此,那就有劳令端道友带路了。」

「这是自然。」

令端老道应了声,当即冲天而起,先行一步在前面带路。

吕仲紧随其后,二人一同朝西北方向掠去。

花费小半时辰工夫,才终于抵达目的地。

吕仲举目四望,打量起四周来。

前方是偌大一片建筑群,各处亭台楼阁分布井然有序,细节处更是暗合大道,可见当年天衍宫的确有几分真实力。

「在这种地方修炼,只怕丝毫不逊色于道宫宝地。」

他心中暗想着,见到令端老道指着前方某处。

「知天殿所在的位置,是那片建筑群的正中央,我们想要抵达那里,沿途遇到的阻碍不会少。无论是昔年残留的手段禁制,又或者是历年来陨落的修士,由此转化来的种种诡异,都让路途中充满了危险。」

说到这里,老道目露凝重之色。

「道友可曾做好准备?」

「连深渊大潮,我都撑过来了,区区知天殿,又有何不敢闯?」吕仲自信一笑,说出一番豪言壮语来。

只不过,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其实不用令端老道提醒,他就能够感知到,知天殿内的确充满了威胁,其中甚至不乏大罗级的存在,观其气息,显然并非我族类。

一进知天殿区域,气氛顿时大不同。

周围颇为静谧,安静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,只剩下二人掠空而过,所带起的微微气流声。

沿着道路一直深入,快到前方一处转角的时候。

旁地里,忽然传出一道声音。

「小心,前方有陷阱!」

huanxiyuanjia.com 欢喜冤家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