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欢喜冤家小说网>网游>从空间之力至诸天> 972.龙争虎斗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972.龙争虎斗(1 / 1)

欢喜冤家言情小说,huanxiyuanjia.com
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同样一种神技,在不同人的手里也能发挥出不同的效果,和清衍静相比,洛璃的神技中无疑增添了一些清醒的认知,如果是清衍静,闪击当以直觉为主,绝对不会掺加其他的顾虑。

当然。

这跟清衍静的背景有关。

浮屠古族高高在上,洛神族岌岌可危。

洛璃拿不出半点跟清衍静对标的修养。

因为任何修养都需要有良好的家世作为背景支撑。

举例说明:清衍静在听到他要去探索疑似有红尘丝的遗迹时,可以毫不避讳的把储存着天至尊一击的玉佩交给他,即便被他委婉的拒绝,也能反手掏出另一枚储存着地至尊一击的玉符交给他,换做是洛璃,她能拿的出手吗?

这已经不是洛璃想不想拿的问题了。

而是洛璃根本没有的问题。

同理,如果同样身陷包围圈,不考虑陆渊非常能打的情况,假设陆渊只是一名普通的至尊,被一群地至尊围了,清衍静和洛璃能怎么做?

洛璃只能向爷爷洛天神求援。

洛天神抵达后,大概率也麻爪。

原因很简单,地至尊的数量太多。

别看血神族坐拥五六位地至尊,先不说上位地至尊和中位、下位之间的区别,假设所有地至尊都处于一个相同的境界,让血神族发动全族之力来救他们,血神族也一样要损失惨重。

而且,这还是建立在他们手里没有宝物的前提下。

如果他们手里有宝物。

血神族的地至尊翻一倍,也不太可能在一群地至尊的包围中带走他们,毕竟,到了地至尊这个境界,彼此之间的差距都不是太大,或许打不过,但也不至于三下五除二被人杀死,十个以下,不叫一群,而能配得上一群这个词的,起码也是十几名地至尊,或人数更多。

洛天神来和血神族来没区别。

一样要求爷爷告奶奶。

说说情,然后,把自己族中子嗣领走。

至于另一个……

自生自灭……

反正你又不是我们家族的……

不值得我们付出更多代价把你救走!

但清衍静能怎么做?

把浮屠古族的招牌一挂。

把父亲是浮屠古族族长的名头一挂。

就算是大摇大摆的走,也无人敢拦。

甚至都不用对家族求助。

而且,退一步说,就算清衍静真的选择对家族求助,负责救援的人也一定是一位天至尊,在一位天至尊面前,所有地至尊就如同地上的蝼蚁,要么乖乖溜走,要么被一脚一脚踩死。

因此,洛璃和清衍静的闪击本质虽然差不多,但里面的构成因素却大不相同,这不能怪洛璃。

“如果你不介意,我当然不会介意。”

“但是,正如我清楚你的背景一样,你也应该清楚我的背景,我的红颜知己确实可能有点多。”

“虽然我在时间里前窜后跳。”

“和她们接触的时间确实不长。”

“而且,和其中个别人还有误会。”

“但毫无疑问,我都是走了真心的。”

陆渊淡定的说着这个事实,因为没有吹嘘,也没有自贬,所以,语气和口吻格外坦荡:“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喜欢和别人分享道侣的女孩,或者说,我不认为你是一个愿意和别人分享道侣的女孩,你这样的女孩,应该找个白首不相离的道侣,做决定前,你要先想好了……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想想你为什么会跟我说这些话?”

洛璃笑了笑,看着坐在山坡上抱着手臂的陆渊,也学着陆渊的样子坐了下来,顺便整理了一下裙子,将长刀放在身侧:“一个想骗我的人,是绝对不可能让我三思而后行的,当然,换个角度来看,也有可能是你用的攻心计,但任何攻心计都是有风险的,你既然敢用,我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这一道攻心计无功而返呢,而且,你又怎知我没用攻心计?”

洛璃的思维比较理性。

但她的理性是和感性融合很好的理性。

这也就导致她看问题的角度超乎想象的完美:“说实话,我并不愿意使用攻心计这种说法,因为我认为这种说法太冰冷了,也太绝对了,世上没有绝对的事,这是爷爷教我的道理,所以,我更愿意说,这是我给你的真心,如果你本意是在算计我,那我恭喜你,你赢了,但你要想好,没有人是天下第一的智者,你算计别人,算计到最后,就算能把每一个人的真心算计出来,你也再也没有人可以相信了,或者说,你本能的怀疑周围一切,进而怀疑自己,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走火入魔,如果你不是在算计我,那么,作为道侣,我主动往前迈一步,早一步把我的真心和你的真心交换,就算主动会廉价,又有何妨呢?”

看着陆渊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洛璃抿唇一笑,补充道:“真心里是没有廉价的!”

“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。”

“活到老,学到老。”

“此话果真不假,我确实狭隘了。”

对于这个世界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,活的久,不等于成熟,就跟帝释天和武无敌一个道理,一个练武千年的人,被一个练武几十年的人干翻了,几十年在千年面前可能连个零头都不到,但没人规定几十年的必须输。

所以,对于陆渊来讲,他说这些话是真心实意的。

洛璃确实给他上了一课。

当然。

不少人都给他上了一课。

这个世界太过残忍,一次又一次把他踹到泥坑咯,但这个世界也太过善良,总有一个又一个人尽可能把他往外拽,确实是过于矛盾了点。

“还有呢,想听吗?”

“原因有很多。”

“我也想了足足三年。”

“我自认为每个角度我都考虑到了。”

“如果我有没考虑到的,你也可以帮我补充一下。”

洛璃一直生活在一个高压环境下,这一点是清衍静无法媲美的,在清衍静的认知和概念中,高压,最多就是自己被放弃,被家族划分到联姻的行列里,但是,在洛璃认知中的高压,则是家族覆灭,为奴为婢,甚至欺凌至死。

因此,这也就导致,当洛璃找到一个可以放心倾诉的人后,虽然没话痨,但也不至于装冰山。

看着陆渊示意自己说下去的手势。

从家族背景方面,继续解释道:“说实话,我在你身上看不到强者的品质,所谓的强者,比如西天战皇,他的作风从来都是横行霸道,看上的东西,抢就是了,没必要询问别人的意见,而你,虽然我不清楚你的询问是真心还是假意,但你能有这个态度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,我相信,如果我爷爷见到你,也会很不可思议,因为在他口中的炎帝也是一位谦谦有礼的人,真的很难想象你们的师父药尊者是一位什么样的人,能把你们这两个徒弟教成这样,身怀利器,杀心虽起却能遏制……”

对于洛璃给出的这个评价,陆渊只能尴尬的笑笑。

客观来说,这还真不是药老的功劳。

药老年轻时也一样傲气。

要不然,也不会被韩枫背刺。

所以,准确的说,这和他跟萧炎这种穿越者在穿越之前受到的教育有关,三观是很难更改的。

学生时期的普遍要求是讲礼貌。

不提某些在外面的小混混。

只说正经学生。

见到老师,还是会规规矩矩的打招呼。

因此,从那时起,拥有对每个人的人格平等尊重,尽可能的抓住一切机会,就成了他们这种穿越者共同的特点,这就和他们上学时受到的教育一样,好好学习,在学校里只以一个人的学习成绩论高低,规则简单的难以置信。

而对于洛璃的点评……

“如此说来,我还真要好好感谢一下西天战皇呢。”

“不是我做的很好。”

“而是同行做的太不好。”

“全靠同行衬托。”

陆渊摊摊手,自嘲着,开了个玩笑。

洛璃先是点点头,随后又摇摇头。

看着北苍界的星空,叹了口气:“这是一个很不公平的世界,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想要不被吃,就只有变强,我不喜欢依靠别人,一方面因为那些人不可靠,一方面因为我不想付出那些代价,面对你,我同样坚持这个原则,我们是平等的,我并不是你的附庸,我只是喜欢你,所以,你也可以把我看做一个赌徒,我以我的真心赌你的真心,这个赌约是公平的,我不知道你给我的真心是真是假,你也不知道我押注的这颗真心是真是假,但我敢跟你赌一次,你敢跟我赌一次吗?”

“看似公平,实则不公平。”

“我了解你的性格。”

“能让你说出赌这个字,显然,你已经是破例了。”

纵观原著,洛璃不喜欢赌。

但现实往往就是如此。

越不喜欢,越是要赌。

因为除了赌赢,没有别的路可走。

陆渊不想让洛璃赌,哪怕这个赌约对他有利,也不想去验证真心,因为真心这种东西无法验证,就算是真的,验完之后也一定会变成假的:“我说过,我的每一段感情都是真心实意的,所以,你会不会背叛我,是你的事,你不用赌,因为我不想赌,你也可以视为我认输了,或者说我现在就被你的真心打动了。”

洛璃认真的看着陆渊的眼睛。

片刻后,缓缓靠在了陆渊的身上。

小脑袋就靠在陆渊的肩膀上。

闭上眼睛,呼吸均匀:“好吧,那就让我靠一会……”

看着身旁不设防备的少女。

陆渊沉默半晌。

最后,扭头看向星空。

每个人都要学会成长。

哪怕成长需要付出代价。

就算信错了人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因为那只能证明自己的眼光不够好。

这是属于自己的缺点。

应该高兴才对。

今夜很长,未来可期。

……

北苍灵院院长太苍的留白,给了每一名考生无尽的遐想,但当第二位灵印等级达到七级的考生出现,他发现,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点。

“淘汰掉一个灵印等级达到七级或七级以上的对手,就可以在那位前辈手里换取到至尊灵诀?”

“先到先得,数量有限?”

“还有地至尊的灵诀和兵器……”

“包括地至尊的功法……”

第二位灵印等级达到七级的学员,是一位神魄境后期的少年,作为当年同样走到灵路终点的人之一,起步五级的他,升到七级的速度很快,只用了一天一夜,就把等级刷到了七级。

但是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他非常清楚,自己不算什么。

毕竟,在当年的灵路上,他是依靠苟才勉强过去的,跟那些在灵路上凭实力杀出去的不一样。

所以,对于这个第二的排名,他并没有特别在意。

而且,如果他打听的没错,在灵路里被誉为洛神的那位,也来到了北苍灵院,他这个第二拿的是受宠若惊,虽然在他成为第二的不久,就有其余北苍界里的考生也达到了七级灵印。

太苍相当贴心的给所有达到七级灵印的学员贴了个图,上面虽然没有明确标注所有灵诀和兵器的名字,但在数量上,则是有明确的标注。

看的让一群刚刚抵达七级灵印的考生直流口水,毕竟,这些资源的获取方式已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,一本地至尊的功法放到外界,连至尊都会大打出手,根本轮不到他们这些神魄境指染,虽然条件依然苛刻,想要获得地至尊的功法,需要淘汰一百位七级或七级以上的学员,按照以往四个北苍界里产出的最终成绩来看,相当于要一人淘汰下去十分之一,但这能说这种机会就不是一种大机缘吗?

不能!

因为换做平日里,他们都没有竞争和指染的资格!

而且,这个机缘完全是饱和性覆盖!

看看地至尊功法后面标准的数量。

三十!

足足三十!

甚至还贴心的附上了一行字。

三十本功法,全部是地至尊亲笔所书。

其中的价值还要更高一筹。

毕竟,有些功法拿到手里之后,找不到老师,只能自行研读,虽然像梅超风把九阴神爪练成九阴白骨爪这种低级错误,没有修炼者会犯,但如果涉及到更高的问题,在拿不到前人笔记或老师指导的前提下,每一步走的都是心惊胆颤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陷入困惑之中。

而有了笔记,就不用担心走火入魔。

就算有不清楚的问题。

难道他们能比地至尊更聪明?

“这个机缘必须争!”

看着那个停留在某个地区的红点,少年下定决心。

同一时间。

还有不知多少灵印等级达到七级的学员下定决心。

一场龙争虎斗,正式拉开序幕。

牧尘,自然也不可能避免这场风波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huanxiyuanjia.com 欢喜冤家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