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95章 雨幕(1 / 1)

欢喜冤家言情小说,huanxiyuanjia.com
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世界剧情,是灵笼世界里的AI直发剧情。

要开启这种剧情,必须要和剧情涉及的全部主要人物,产生推力足够的互动。

互动的形式,可能很偶然。

比如随手带出的一块硬盘,比如无意中以支援位进入的一个经验副本。

陈谦的“心血来潮”经常被九木喷一头的血,但有时候,世界剧情的触发,就是藏在这种毫无雕琢的突发奇想之中。

很多人费尽心思去分析和解谜,做出各种推断,找各种可能的NPC对话,都不一定能得到世界剧情。

命运的无常,就如妙手偶得的世界剧情,不可捉摸。

“三个构想,都是盖尔博士提出的?”陈谦看到叶云的胸口剧烈地波动,递了一杯茶过去。

茶叶,在这个时代也是挺难得的东西了。

而叶云这里的茶叶,却像是刚采摘炒制的一样,泡出的茶汤清亮透明,香气四溢。

“是的,当年无论是门罗、巴顿还是我,都为博士的天才构想所痴迷!如果真的有上帝,那博士一定就是上帝赐给这个世界的明灯,指引全人类走出这场浩劫,他在我们心里,一直都是外挂一样的存在……可是,当我们已经挑选好了人手,要将这些构想逐一转为实操的时候,博士却突然变卦!”

“……”陈谦的眉头,都跟着她的手指咔的一声脆响而拧了一下。

“他开始就研究基因编辑,并且完全推翻了他之前的构想,我们质问他为什么……他竟然说,人类的牺牲会太大!!”叶云完全无法接受地站起来,挥着手说道,“博士完全被净木源安逸的生活,磨灭了理想与斗志。为了赢,有什么是不能做的,又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?这是他教我们的啊!!”

轨迹一个不小心,漏出了一声“卧槽”。

陈谦的眼皮也跳了跳。

这确实是有点……过了啊。

“他老了!!他明明知道这样下去人类也只会是慢性死亡而已,我们根本等不到科学断层的衔接……可是,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博士了,他只在乎自己当下的生活,以及自己的这一辈子。当年的天才,已经陨落了!彻底地……陨落了!”叶云的眼睛里翻起巨浪,巨浪之中有信仰在崩塌,沉入无边而黑暗的海底。

她对博士的失望,像是能形成实质一样,空气都仿佛在这一刻为她凝结。

陈谦举起手像没听懂题目的小学生举起手:“天才不是你自己吗?”

“我?天才?”叶云呵呵一笑,“是的,他们都说我是天才。但他们也明明知道,我这样天才,要多少有多少……在这这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,产生的天才就已经超过了整个人类历史的总和,可就算我们有一百个达芬奇,一千个牛顿,一万个门捷列夫又有什么用?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个时代,根本不需要天才!”叶云双手撑在桌子上,直视着陈谦的眼睛。

“……”陈谦也微笑地盯着她。

“这个时代只需要,疯子。”她一字一顿地说。

++++++

从未有过的特大暴雨,席卷了净木源。

街道上除了零零星星赶任务的玩家,几乎都没有什么人了。

但是,在净木源的东南门,恩格队长那里还很热闹,二三十辆座狼7号运输车停在了那里,上百个披着透明雨衣的玩家跳下车,他们的头顶上是整齐划一的一个灯塔图标,看到的玩家都自动避让——这是亚服的大型知名猎荒团,灯塔流沙!

灯塔流沙的团长,凛羽,背着一把巨大的聚能光剑,从车上跳下来,他身边的一个一队玩家扔给了他一把伞,他撑开之后,罩住了旁边下车的一个白胡子的老爷爷。

“马上就进净木源了,安全了。”他旁边的几个一队玩家,浑身都是血色,一看就知道从另一个安全区接应了NPC来净木源,中间经历了多少战斗。

“嗯,兄弟们都辛苦了,进入安全区之后,减一半的人吧。”凛羽说道。

“不能都解散了?就留我们一队玩家,陪老爷子去地堡见盖尔博士,不就好了?”一个玩家问道。

“谨慎一点。”凛羽回答。

灯塔流沙是个打法很传统的猎荒团,玩不出什么骚操作,但论“稳”无人能及,凛羽甚至被人觉得刻板而不近人情。

将米塔修尔从暗轨避难所,接到净木源避难所,是一个上百人的大型任务,即使是换班战斗,他们也持续了五个小时了。

可是,进安全区了,他还不让团队解散。

虽然已经很累了,但其他玩家也不好说什么,进了净木源之后,看到街道上都没有什么人,他们还是留下了十个满队。

“说是怕有反向任务,可以在城内开PK,但是,这人都没有,咋开PK?”落在队伍最后的玩家在嘀咕。

“是啊,再怎么反向的任务,你少说得拿出一两个队的满级玩家来吧?凛神有时候就是过于神了,都有点神经质了……”

“不知道那个地堡还要多远,本来任务就超时了。”

“我饿了……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不过,大团的玩家一般也就私底下吐吐槽,不会去硬怼团长,即使觉得这个决策不正确,那也先执行了再说。

暴雨让视野严重受限,其实,他们落在后面的玩家,都已经看不清楚前面的凛羽和护送任务的NPC米塔修尔,走到什么地方了,反正就是跟着走就好了……

突然,天空一声惊雷,没有看到街道上有一个人靠近他们。

但任务中的所有人,都直接进入了战斗状态!

“我靠,不会还真被团长说中了吧?”

“真的有反向任务?”

“可是,人呢?就一个人,来破坏我们的团队任务?是不是多少有点不知好歹?”

“不会折光了吧……”

唰唰唰。

几道闪光弹迎着暴雨打上了天空。

大型猎荒团在对付各种隐身技能上,都是有足够经验的。

然而,四种颜色的闪光弹,都没有照出一个人影。

紧接着,他们就被弹出了“任务中断”的提示。

米塔修尔消失了!

“不可能,凛神一直都在NPC身边。”一个一队玩家回过头就懵了,“难不成NPC自己跑了?”

“说什么鬼话呢,NPC是我们的护送任务目标,怎么可能自己跑了?”

“你们看,这什么?”

“……”被递到凛羽手上的,是一封信。

很简短的一封信。

内容更加简单——亲爱的米塔修尔,得知你回到净木源的消息,我非常高兴,但我从百川那里得知,护送你回来的那群猎荒者不怀好意,在进入净木源之后,你找机会脱离他们,我会派人接应你。

没有落款。

“查。去查这个最近搞得净木源一天都不得安宁的百川……”一个副团长当即就怒了,“妈蛋,我们灯塔流沙的任务,她也敢动!”

“等一下。”凛羽披着雨衣,看着已经被雨水湿透的信,“这信,来历不明,措辞拙劣,没有落款,却能让米塔修尔自行离队,说明这个人的笔迹他很熟,而且,他非常相信这个人。要查的不是百川,而是这个人是谁。”

“那……百川呢?”那个副团长问道。

“这种太刻意的线索,往后放一放。”凛羽说道,“就算是百川干的,第一要务也是追回NPC,续上任务,而不是去报复破坏任务的人。”

++++++

净木森林,光线充足的小屋里,此时,是死一样的沉寂。

叶云疯了。

但不是被谁逼疯的。

疯,是她自己选择并且认同的路。

陈谦看着叶云这个架势,已经在队伍频道里提醒,这Boss有可能出第三形态了。

有时候,这种剧情Boss出不出第三形态,完全看剧情推进——大家都知道这一点,所以,都没乱说话。

毕竟,把Boss聊爆了的事情,在以前的世界剧情里,也没少发生过。

“这一波其实需要茶叔啊。”陈谦在队伍频道里偷偷说道。

“嗯,Boss情绪不稳定,急求茶叔救场……”为钱而狂也这么认为。

而轨迹和白纸都没吭声。

他俩认真地看着叶云,在等她继续这个世界剧情。

陈谦一看这俩……

该不会没聊爆Boss,他们就先被Boss给聊爆了吧?

然而,在全场都被叶云的癫狂给镇住的时候,一个清澈的声音突然响起……

“那后来呢?”白纸托着下巴问道。

陈谦和为钱而狂呼吸都一滞。

她这突如其来的,清脆而又干净的声音,一下子就打破了小屋宁静。

陈谦的手,都已经放在了武器上。

为钱而狂则是不断地在手表上明示暗示人生如茶,他们现在急需一个能把Boss一波聊死的人。

“你们等一下啊啊,这个飞机……有点问题!!”人生如茶一时半会却来不了。

飞机还真的有问题了?

为钱而狂看了一眼陈谦——你说大叔这是在撒谎呢,撒谎呢,还是撒谎呢?

而白纸歪了一下头,竟然还又问了一遍:“那后来呢?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